当前位置: 关工风采> 五老博客>

童调生:“浪里白条”“出水芙蓉


 

 

 

 

童调生:“浪里白条”“出水芙蓉

创建于:2017-06-19 来源:- 

  

   《水浒传》好汉张顺游泳如浪里白条,自由自在;美国电影《Bathing Beauty》(中译《出水芙蓉》)女主角Caroline花样游泳如出水芙蓉,美轮美奂。

人都应该能成为浪里白条或出水芙蓉,因为人类是从水生动物进化而来。宝宝若在水中分娩,婴儿一出娘胎呱呱落水,不会走路,却是“浪里赤条”,游泳健儿。所以游泳是人类最完美的体育运动。游水者的自重与水浮力相平衡,游水者可以以各种优美的姿态在水中自由“飞翔”,翩翩起舞。由游泳派生出来的悬崖跳水如飞燕凌空,水上芭蕾如朵朵莲花随波荡漾,游泳堪称体育运动中最美的水中艺术体操。

游泳在春秋时期已成为大众所喜爱的运动“众人如鱼有作,极其游泳之乐”(《晏子春秋》),还修建了游泳池“立沼池,以矩泳为乐”, 齐国甚至在水军训练中实行“能泳者赐千金”的奖励。而历代的文人在其文学作品中也流传下游泳的佳句“乐如同队鱼,游泳清水湄”“逸翩思冥冥,潜鳞乐游泳”。 《诗经》有歌“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现代,游泳已成为越来越受重视的一种素质教育,军事院校自不必说。普通高校,如清华,在其历史上,旱鸭子是拿不到毕业证书的,现在又恢复了旱鸭子不能毕业的传统,有道理。游泳不仅可以锻炼体魄和意志,还可以启发想象力、灵感和创造精神:“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大气魄!所以毛主席号召全国人民“到江河湖海去游泳”。可见游泳是一种文化,更是与水结缘的湖湘文化。

游泳是老湖大人的传统。老湖大曾经有一个利用天然泉水的游泳池,就在现今的外宾招待所往上的红叶楼位置。虽然简陋,但在岳麓山下,山谷绿树环抱之中,仰泳可观“鹰击长空”,潜泳可视“鱼翔浅底”,“乐如同队鱼,游泳清水湄”的情趣是任何现代化游泳池无法比拟的。可惜在上世纪60年代初就废弃了。

以后湖大人就在湘江中“浪遏飞舟”。为保证游泳师生安全,学校的体育教研室在柳叶洲的洲头水中插上标杆,拉上绳索,圈定游泳安全范围。体育老师们又划着小木船,从牌楼口岸边把等待游泳的师生摆渡到湘江中圈定的游泳安全范围内。摆渡的木船很小,一次只能乘约十人,所以要来回渡很多次,才能把等待游泳的师生运送完毕。游泳过程中,体育老师就坐在小木船上游弋,监视安全。游泳结束,又要把师生们用船接回岸上。那可是要用人力划桨的小木船,划船的还有女体育老师,在夏天烈日暴晒下划船的老师们辛劳可想而知。以后很多年这个小木船搁放在教学北楼门厅内(那时体育教研室就在北楼)。可惜现在不知哪儿去了。这也是湖大的文物,湖大历史一页的见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逢7月15日毛主席横渡长江日,体育老师多次组织游泳水平高的师生参加长沙市举办的横渡湘江的活动。一般起点选在河东老长沙电厂即现在的杜甫江阁附近,横渡湘江,终点在牌楼口;有的年份在橘子洲尾从河东到河西横渡。游泳队伍最前方有红旗方阵开道,紧接着浩浩荡荡延绵数千米的“浪里白条”和“出水芙蓉”们有的蛙泳、有的仰泳、有的自由泳、有的蝶泳、有的狗刨,各显神通“浪遏飞舟”很是壮观。当年电机系的谭清雄老师和我每次都参加,游完全程上岸“极目楚天舒”,再吃个大西瓜沁入心脾。

浩浩荡荡大湘江也有狂野的时候,几乎每年夏季都有人溺水身亡。面对如此惨痛的事故家长的悲伤可想而知,他们多想湖大修建游泳池,避免学生到湘江游泳发生溺水事故。这就是湖大校友熊晓鸽和师生捐资修建游泳馆的初衷。

湖大人翘首以盼的游泳馆终于建成开馆了,年轻学子们将在游泳馆由旱鸭子变成水鸭子,个个练就成为“浪里白条”“出水芙蓉”。

 

上一篇

分享



将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