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关工风采> 五老人生>

童调生:我最幸福的一天——蓝色海洋之梦


 

 

 

 

童调生:我最幸福的一天——蓝色海洋之梦

创建于:2017-07-11 来源:
记者: 童调生

一九五六年我的高考作文:我最幸福的一天——蓝色海洋之梦

 

 

少年时我和哥哥在黄浦江畔游玩,看到江中停泊着威武的战舰,舰艏双层炮塔微微昂起的三联舰炮显示出寒光逼人的气势,战舰舰尾飘扬的却是骄傲的星条旗。走在街道上,经常遇见美国水兵带着吉普女郎驾驶着吉普车呼啸而过。

那时我们就萌生了一个海军梦,向往蓝色的大海,驾驶着战舰把这些外国列强的军舰赶出黄浦江,赶出我们的领海;驾驶着我们自己的战舰,战舰上的国旗飘扬到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这就是我们少年时的蓝色之梦。

为了实现这个蓝色的梦,哥哥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时,爱不释手的一本书竟然是《太平洋军事地理》,在太平洋军事地图前他时而沉思,时而兴奋,时而在地图上比比划划。其中比划最多的地区是太平洋中部。俨然一位海军将领研究和部署太平洋海军战略的神态。我那时还是小学生,但也会被他的这种神情感染,有时他也给我作些讲介,我似懂非懂。还给我讲一些海战的故事,中日甲午海战的、日俄对马海战的和太平洋海战的故事,我倒是听得出神入化。那时他已立志要报考海军学校,他认为只有海军才能把帝国主义列强御于国门之外,当海军才能最有效的报效国家。当然那是国民党的海军。

1948年哥哥高中毕业回到上海,准备报考海军学校,但父亲和姐姐都极力反对,告诫他,国民党已经腐败,败亡不可挽回,不可能建设一支像样的海军来保卫国家,参加国民党的海军,海军强国之梦只能是泡影。在败亡的形势下1948年国民党海军学校停止招生。而国民党海军舰艇的大部分包括刚从英国回来的王牌重庆号巡洋舰都起义投奔光明。我哥哥终未实现美丽的蓝色的海洋之梦。

1949年英国紫石英号巡洋舰在长江口意图阻止解放军渡江,这是严重侵犯我国领海领土主权的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炮兵用大炮教训了它,这艘大英帝国横行霸道的钢铁战舰竟然乖乖挂起白旗,溜之大吉。这是自鸦片战争以来外国军舰第一次向中国军队投降。这和我们过去在黄浦江上看到的耀武扬威的外国军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紫石英号事件在少年的我心头燃起了希望之火,帝国主义海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在解放军面前破灭了。我想只要解放军建立海军,我一定要当人民解放军海军的一名水兵。在人民海军建军的第二年,1950年12月在全国大中学生报名参加军事干部学校的高潮中,16岁的我在南京大学附中投笔从戎报名参加中国人民海军。

父亲一路送我到了部队集合地点——降下了青天白日旗的原国民党海军司令部,原国民党海军司令成了没有舰艇的光杆司令灰溜溜的逃离曾经辉煌的司令部,而今成了升起鲜红八一军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联合学校。

在海军联合学校学习了一年半,我被分配到大连海军学校的实习舰四明山号登陆舰。这膄舰上的舰员来自四面八方,来自解放军陆军、国民党起义的海军、汪伪起义的海军、招聘的商船船员、从苏联海校毕业回国的留学生、还有我们这些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校毕业的军校生,有时还有苏联海军顾问。除了商船船员和苏联顾问,我们都穿着人民海军的军服。来自四面八方的这些舰员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生活习惯、甚至饮食口味也不同,“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组成了一个五彩缤纷团结友爱的大家庭。

1954年我被调到青岛海军基地,接收苏联援购的舰艇,这批援购的战舰一共有十艘,两艘以鱼雷为主要武器的驱逐舰又称雷击舰、两艘扫雷舰和六艘猎潜舰。中苏海军在青岛大港码头举行了隆重的交接仪式,我被分配到常州号猎潜舰。这是我第一次登上苏联制的战舰。

当年这些战舰在中国海军中是最先进的了。此前人民海军舰艇多是由蒋介石运输大队长送给我们的美、日、英二战时期的军舰,甚至前清时的老式军舰,性能差,很多都是已经退役的。在苏联援助下中国海军的装备向先进的水平迈进了一大步。

我们的猎潜舰吨位不大,只有800吨,但电子装备先进,火力强大,可以和潜艇、飞机、水面舰艇作战。

猎潜舰经常巡弋的海域是渤海和黄海,其中成山头附近是最敏感的海域。朝鲜、韩国、美国甚至有时苏联的飞机、舰艇和潜艇都可能到这片海域的公海上游弋。

有一天常州舰在成山头海域巡航,那是一个狂风巨浪的日子,我们小小的常州舰顶着风浪前进,有时几乎被巨浪吞没,有时又跃上浪尖。很多舰员都晕船呕吐,我是一个天生不晕船当水兵的料子,舰长命令我在三七炮值班,这是一种主要对付飞机的由两个水兵操纵的高射机关炮,也可以平射舰艇,是猎潜舰最重要的战斗武器之一。我坐在炮位上,巨浪不时盖过我的身体,正当一个巨浪向我扑来时,响起了战斗警报。原来是一架不明国籍的飞机沿着我国的海岸线飞行,从雷达屏幕上看,它在海岸线以外又很接近12海里的领海线。显然这是一种挑衅,而且是一位老道的飞行员。这一情报立刻上报海军司令部,海司命令我舰驱离该机,驱离而不是击落。枪炮长命令舰艏的八五炮和三七炮位上的我们对准距离飞机左翼500米处开炮,但该机并没有飞离的意思。它在公海上空,这位老奸巨猾的飞行员知道如果击落他,将产生严重的外交问题。既然你用危险的动作挑衅,我们就以牙还牙用更威胁性的方式警告你。这是一场海空的斗智斗勇。枪炮长命令我们对准飞机飞行前方100米处开炮。炮弹爆炸的冲击波是可以击落飞机的。这一爆炸点从时间上算,距离冲击波击毁飞机只差几毫秒。我们两个炮手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瞄准、毫不犹豫的开炮,在炮火的礼花欢送下,该机向着更远的公海仓皇逃窜。

我们常州舰继续巡弋了几小时,然后向着青岛大港返航。军舰上的广播响起了“人民海军向前进,保卫祖国海洋信心强!”这就是中国蓝色的海军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自豪的军歌。我们还穿着湿漉漉浸泡着海水的水兵服坐在炮位上,包含着泪花的眼睛“又见那蓝头巾在飘扬”。

后记:1956年在党向科学进军的号召下,我报名高考,高考语文的作文题《我最幸福的一天》,我兴奋的写下了《我的蓝色海洋之梦》。

作者简介:童调生 湖南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从事国学和文化素质教学与研究,在中国社会科学报、艺术教育、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等报刊发表论文作品二十多篇

 

上一篇

分享



将进酒